亚博体育
03/09/2222

亚博体育(YABO SPORTS)每天为您提供近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更有真人、棋牌、彩票、电竞、世界各地赛事,更有动画直播、视频直播等

已经入秋的青岛下起了大雨,让人感到些许寒意。而在城阳区的白沙湾足球基地,两支少年足球队依然冒雨进行着比赛。这是中国青少年联赛青岛赛区U11组的一场比赛,对阵双方是青岛足协青训中心队,以及“追风少年”俱乐部队。

“追风少年”,是前国脚曲波的绰号。他在球员时代曾为青岛中能效力十年,也代表国足参加了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是许多青岛球迷的偶像。

如今曲波已经退役6年,但并没有离开足球。这天,他在家中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观看“追风少年”U11队的这场比赛直播。

“在中国搞青训,要具备五大要素”

“青岛追风少年足球俱乐部”,是曲波于2017年组建的一家青训俱乐部。曲波退役后,本想走上教练岗位,并一度在2001年龄段的国青队担任沈祥福的助理教练。但最终,他还是决定扎根在自己球员时代扬名立万的青岛,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工作。

那时,曲波想要着手组建07/08年龄段的梯队,却发现这个年龄段的优秀球员几乎已经被青岛中能、青岛黄海两家职业俱乐部尽数挑走。于是,曲波决定在全国选材,通过半年的时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建立起了自己的队伍。在他的队伍中,有来自北京、上海、天津、陕西、广西、江苏、河南等地的小球员,也有山东省其他城市的球员。

经过发展,如今的追风少年俱乐部已经有四个年龄段梯队:07/08(U15队)、09/10(U13队)、11/12(U11队)、13/14(U9队)。其中,追风少年U15队、U9队都已经拿到了青岛市的冠军,而U13、U11队拿到了青岛市亚军。不到六年的时间,曲波的青训工作已经成绩斐然。包括前中超门将邓小飞、现任淄博齐盛主教练刘清、以及诸多的前山东泰山队球员,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追风少年俱乐部接受训练。

曲波在球员时代是青岛足球的传奇人物,球迷众多。他个人的影响力也在招生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球员家长都十分信任他。而年轻一代的孩子们,或许没有看过曲波踢球,但他们也会在网络上了解曲波辉煌的职业生涯。但曲波认为,他之所以能够把这件事做成,最关键的并不是自己的名望和光环。

“在中国搞青训,我总结了五大要素”,曲波说:“第一,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第二,离不开资本的介入;第三,要有好的教练;第四,要有好的队员;第五,要有家。这个所谓的家,就是基地。如果不具备这五个要素中的任何一点,你就不要搞青训,因为那样会非常累。

政府6亿投资,建立7块足球场

曲波所提到的第一个要素,也是他认为的最关键要素,就是来自政府的支持。

追风少年俱乐部的青训模式,以两条线同时进行:首先让俱乐部进校园,一度为青岛市的33所学校进行校园足球服务。在开展校园足球的同时,俱乐部也从中选拔精英球员,一旦球员被选入了追风少年的精英队,俱乐部不对其收取费用。

青岛市代管的县级市莱西市,对追风少年俱乐部给了许多政策的支持。莱西市政府批了176亩地,投资6个亿,建立了一所足球学院,共有7块足球场,并在这里提供小球员们的住宿。因此,追风少年俱乐部也顺利地为那些从全国各省市找来的孩子们解决了生活问题。

但是,这些小球员不可能人人都会走上职业足球道路。对此,曲波也已经有了准备:“我们和莱西市教体局达成了协议,让孩子们在莱西最好的初中读书、寄宿。我们基地建好后,孩子们的学籍会挂靠到这个学校,这个学校会派老师到基地来教书。到高中阶段,和我们合作的是莱西一中;大学阶段,和我们合作的是山东体育学院。至于小学阶段,我们的理念是:这个阶段的孩子尽量不要离开家庭,所以对他们采取走训制。”

在对小球员们进行足球培训的同时,追风少年俱乐部也给了他们在教育领域的上升通道。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孩子们必须达到相应的文化课分数要求。如果他们期中或期末考试不及格,俱乐部会对其停训一个月。曲波说:“我们一直强调九个字:做好人、读好书、踢好球。踢好球三个字,是放在最后的。”

自从和莱西政府签约之后,曲波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那里。莱西距离青岛市中心较远,开车要一个小时。曲波只是在周末的时候会回家陪伴妻儿。但他乐此不疲,因为来自政府的支持让他心里有底。

曲波回忆起2010-2011年,自己在陕西浐灞踢球的情景。那个时候,陕西浐灞俱乐部也得到了来自政府的支持,引进了多名强援,每逢主场比赛日,总是球迷爆满、喧闹震天。曲波叹道:“想想那个时候陕西足球多好、多红火!”然而,随着相关领导的调离,这番热闹的景象随之消失,陕西浐灞队也南迁贵州,从此西安市超过十年无缘顶级联赛。曲波说:“这就是我所说的:政府支持与否、资本是否有介入的结果。”

“他比我小时候踢得还好”

谈到在陕西踢球的经历,曲波也回忆起了与一位小球员的不解之缘。他就是如今效力北京国安的梁少文。

2010赛季,陕西浐灞在主场面对北京国安。曲波领衔的陕西队全场得势不得分,最终与国安打成了0-0。当时只有8岁的梁少文就在陕西省体育场的看台上,观看了这场比赛。

“梁少文是陕西人,他爸爸还是我的球迷呢!”曲波回忆:“后来,我在01年龄段国青队执教的时候,把梁少文召入了国青队。他在国青逐渐打上主力之后,被国安挑走了。”

回忆起自己延续职业生涯的这两个城市,曲波认为,青岛和西安在足球氛围上还是有明显的不同:“我们俱乐部的07年龄段队长也是陕西人,家长很支持他踢球。但从总体而言,西安球迷和青岛球迷虽然都喜欢足球,可他们喜欢的方式、以及足球文化是不一样的:西安球迷喜欢到现场来看球,但对足球的参与度没有青岛高;青岛球迷不仅喜欢足球,更愿意去参与。你去看看青岛的足球场,永远是满的。比如我的队伍想订一个球场,一订就是一年。如果明天你想着临时要去订个场地,根本订不上。当年青岛中能队比赛的时候,看似来看球的人不多;实际上,青岛球迷更喜欢在小酒馆里喝着啤酒、吃着海鲜和朋友一起看,他们只是不喜欢到现场来。现在青岛踢球的孩子,比起我在中能踢球那时候,也是越来越多的。”

曲波自己的孩子也踢球,在追风少年13/14年龄段梯队训练。由于曲波忙于俱乐部的经营,平时对自己的孩子陪伴时间并不多:“他的身体、力量、速度都没问题,就是技术稍微欠缺一些。我对孩子唯一的愧疚,就是没时间陪他。只要有时间,我就会亲自教他踢球。”

让曲波感到愧疚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亲眼看到了其他小球员的家长是如何做的:追风少年俱乐部下午四点半训练,许多家长三点半就把孩子带到场地。这些家长当中,许多人也踢过球,到了场地之后,会自发地带着自己的孩子练习基本功。

“我13/14年龄段的11号球员,他的家长就让我很感动”,曲波说:“他们家住得很远,从他家接孩子到训练基地,往返需要两个小时。他先是带着孩子坐一个小时地铁,练完了再坐一个小时地铁回家,回家路上,就在地铁里辅导孩子做作业。天天如此,一天都没断过。所以,我们选踢球的孩子,还要看孩子的家长。不是说家长自己踢得好与坏,而是看他支不支持孩子从事这项运动,这个太关键了。”

在俱乐部和家长的共同关怀下,“追风少年”的一些好苗子逐渐冒了头。11/12以及13/14年龄段,有几个让曲波十分看好的队员:“比如我提到的那个11号球员,他踢球的感觉太棒了,我觉得比我这么大的时候踢得还要好。在我们的规划当中,只要他们别面临大的伤病,未来一定是国字号球员,但是他们的路还很长。因为从青少年到职业队员,每个年龄段经历的事情我都经历了。我会以我的经验,告诉每个年龄段的孩子如何去面对、规划自己的足球生涯。”

“冲击职业联赛的时机到了”

而在今年,曲波成立了追风少年足球俱乐部的一线队。他的远期目标是参加中冠,并打进职业联赛。

追风少年一线队的成员都是俱乐部的青训教练,其中三分之二都有职业足球经历,许多人都是曲波当年的队友、师兄弟。他们虽然离开了职业赛场一段时间,但在担任追风少年青训教练期间,也都在青岛鲲鹏、青岛利事联等业余球队踢球。这些球队,在青岛市都是响当当的业余足球界强队,也为他们维持着竞技状态。听说曲波有意组建追风少年一线队,他们也就纷纷加入了进来,短时间内,就为曲波组建了一支强大的球队。这支球队在青岛市内的比赛,几乎没有输过球。

长期从事青训工作,为何又要冲击职业舞台?曲波其实还是为了孩子们:“我们2007年龄段的这批孩子今年15岁,明年就16了。我之所以组建成年队,冲击职业联赛,就是为了给这些孩子一个职业平台和上升通道。当年徐根宝指导也是这么做的,上海东亚俱乐部,就是根宝基地小球员们的上升通道。”

对于未来的中冠之旅,曲波是有信心的。不过,职业俱乐部的开销,和青训俱乐部存在着极大的差异,他能不能承担更高的经济成本?

对这个问题,曲波并不十分担心:“之前在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我们不会考虑打职业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运营成本太高了。但是现在中国足球在降温,我觉得时机到了。现在踢城市联赛,我们一年的预算大概是60-70万。踢中冠,差不多要100-200万之间。到中乙这个层面,就得300-500万之间。至少我们要做五到十年的投资计划。如果我没有这个预算,那么我就在中冠当中维持,至少让他们在这个平台中继续锻炼。”

在曲波原本的计划里,他把球员培养到高中阶段,15-16岁左右时,就需要向其他职业队输送。而在决心自己冲击职业联赛之后,曲波也就不再对外输送。他算了一笔账:“如果我把一个孩子培养到高中,输送给其他俱乐部,我最多得到10万、20万元的回报。但我培养他的整个过程,花销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那么,我为什么不把他们留下来呢?我现在有150个孩子,只要把平台建立好,等他们成长起来,进了国少、国青、国奥,他那时候所产生的价值,将会远远大于我的投资。”

“青岛遍地都是踢球的孩子”

曲波之所以对“追风少年”的成材率有信心,是因为青岛这座城市的特质。青岛是一个出足球人才的地方,从宿茂臻、舒畅、李霄鹏、高尧,到姜宁、刘健、王永珀、郑龙、邹正,这里的国字号球员层出不穷。由于青岛的家长们喜欢足球,将足球的文化传给了下一代,也使得这座海滨城市建立起了深厚的足球底蕴。

在曲波看来,青岛是一个非常适合做青训工作的地方:“青岛这个地方,只要你想干青训,就一定能成功,因为青岛遍地都是踢球的孩子。你去看看全国各地的职业联赛球队,超甲乙三级联赛,再加上中冠,青岛的球员能组三个队出来。但是,你怎么把踢球的孩子培养成才,这是最关键的。”

“有球迷说:中国多几个徐根宝就好了。这句话对吗?对。但是,社会在变化,时代在变化,每个城市、每个地域的文化是不一样的。其实,做青训的具体模式如何,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根据不同地域的文化,在这里生存和立足。做青训一定要耐心,这是一个十年磨剑的系统工程。最终评判你的,是你培养出来了多少孩子。”

在与记者聊天的过程中,曲波也时刻关注着追风少年U11队的比赛情况。随着一次清脆的皮球挂网声,比分发生了变化。追风少年U11队队长刘润嵩为球队首开记录。

“我的‘干儿子’进球啦!”曲波兴奋地介绍说:“他是‘城阳小霸主’!”

窗外的雨继续下,时间已接近中午。曲波依然全神贯注地看着孩子们的比赛,就像在看一场世界杯的淘汰赛。在他的眼里,这些孩子是希望的象征,也是他正在磨砺的宝剑。

Related posts